捧腹网笑话合集社区

岚县农村流传的方言笑话,你听过吗?

岚县圈2020-05-11 16:02:56

林儿家娘从小在山沟沟长大又嫁到了山洼洼里,多半辈子了一年四季除喽闹地,背柴,奏是做家务。连个亲戚家么啦走过,前些日子林儿家姑父捎过话来说是要嫁奴只了,到时让林儿家娘当大戚去。


林儿家娘这几日饭也吃不给诺心上,心想:自己多半辈只么啦出远门,克喽诺土峪大村舍万一出了洋相咋办?村里的婆姨们人家都是小脚,想想自己这双大脚奏来气。可是不克又不行,还是想想办法哇。于是她拿来几尺白布扯成条,把脚使劲裏起来找一双小鞋穿上,就这样一拐一拐的练起走步来,几天下来总算差不多了。

行礼日子到了,他姑夫拉的一头毛驴接戚来了,林儿家娘心里七上八下还是没底。进了村,响公早已等在村口准备迎大戚,路边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林儿家娘一路上骑驴腿脚木麻了,下了驴,站也站不稳。响公大街上吹吹打打,林儿家娘在后边学着小脚女人走路,土峪街长,开始还行,走到一半,脚开始疼了,鞋也越绷越紧,挪也挪不动了。林儿家娘咬了咬牙,顾不了那么多了,于是大步走了起来,像个山汉一样,村里看热闹的人引得一阵大笑,林儿家娘脸羞的像块红鼻布。


中午开席,林儿家娘是正经人,座在炕上正面,摆一方桌,酒菜上齐了,林儿家娘坐卧不安,一是不会打盘腿,二是脚歇哈了,钻心的疼,最后干脆把俩只脚伸到了桌子底下,这哈舒服多了。亲家敬酒来了,找酒壶,款款地握住了林儿家娘的脚,一看不对,也没好意思说,林儿家娘羞的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这么多好菜,林儿家娘见都没见过,克吃了个饱!

黑夜安排在靠厨房的一间屋子,新铺新盖,打扫的干干净净,林儿家娘说:只只只,贼哈克能树了,甚不甚晾晾脚,于是她脱喽鞋,一层一层把裹脚布缠开,脚肿的像起面窝窝。

树哈咧,吹了灯,林儿娘心想:这哈没人看见咧,奏是炕烫的不行,他把俩只脚贴到喽墙上,凉炎炎地不赖,倒倒位置更凉快,贼哈脚克不出火了,墙上排满了脚指头印子。树到半夜,炕烫的不行,她想反正没人,脱了个一根丝不挂,被子不盖了,墙上正好有个猫洞,把俩只脚伸进猫洞,凉风风吹上,这哈舒服多了。厨只起来解手,远远看见猫洞上有俩个东西在动,黑糊糊地么啦看清是甚东西,老以为是猫把肘只偷走了,于是抡起一根棒奏打,林儿家娘那个疼呀,赶紧往回缩,一咕轮巴起来,可炕打滚,还不敢叫出声来。

快迷了,肚子庝,越疼越厉害,嫂窝吃得多再加上一丝不挂吹喽肚咧,想跑茅只,捱不住了,衣裳也没顾上穿大拉步出了院,院子里一只大黑狗看见生人又咬又叫朝她扑来,情急之下,正好跟前卧的个骆驼,他骑到了骆驼背上,骆驼也吓了一跳,马上站起来,这下狗是咬不上了,可是拉肚子实在捱不住了,拉了骆驼一身,屋里的人听见狗咬个不停,以为有小偷,林儿家姑夫出来院,一看这情景,傻眼了,林儿家娘这会死的心也有,克是哈又哈不来,真是丢人又背信。林儿家姑夫怕天明了惹众人笑话,于是叫醒了林儿家姑姑,把衣服拿出去让林儿家娘穿上,叫厨只把骆驼卧倒才哈来。


第二天人们看见墙上的指头印子指指点点,眉来眼去,林儿家娘脸也么啦个放出,一阵阵也不想住喽,林儿家姑夫也觉得很不光彩,打发的个家人送走了林儿家娘!

第三天回对戚,林儿家爹来了,席上喝了不少酒,本以为林儿家娘的事就过去了,没想到林家姑夫酒多了提起这事,林儿家爹守住这么多亲戚觉得好没面子,于是说:他姑夫,这事与我么关系吧,谁做哈的谁顶当。

          

投稿爆料请加QQ1442794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