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腹网笑话合集社区

15张恐怖诡异图片,99%的人看后背脊发凉!

人间姽话2020-05-28 10:29:59


以下15个诡异奇闻都是盛传已久的事件,你或许看过一部分,但我相信还有很多人没看过。都来颤栗下吧...


1. Bélmez的脸



这个恐怖的画面在1971年开始就出现在西班牙佩雷拉一户人家的水泥地板上,虽然这家人试图将这个令人发指的痕迹消去,但是无论怎么擦除,这个痕迹仍会再度出现。超自然研究这认为这图案是被之前的屋主Maria Gómez Cámara“烧”到水泥上的。


2. 重生的玛莉



传说发生在1930年代,在伊利诺州Justice地区,玛莉与她的男友在Oh Henry舞厅共度美好夜晚。但两人突然爆发争吵,玛莉气得跑回家,途中却被酒醉的驾驶Archer Avenue撞死。后来许多人都在这个区域看到一名身穿白色复古洋装的女性说要搭便车。她话不多,但会要求被载到重生墓园,接着就会消失。据说她也在墓园的篱笆上烙下她的手印。


3. 博尔利教区长馆



从1863年到1939年被烧毁为止,这里被认为是英国闹鬼最严重的房子。修女鬼魂会在庭园漫步、墙壁自动出现字迹、服务铃自己会响。在1928年搬进的一家人甚至在一个包裹内发现了一名年轻女性的头颅…


4. 毛毛的手



在1921年一名开车经过英国达特穆尔地区的军官表示有一双手突然握住他的方向盘,并把车转向路边。其他驾驶也碰到类似的事,他们都表示那是一双毛茸茸的手。


5. 小特里亚农宫的鬼



在1901年8月10日,两名女性造访法国的小特里亚农宫。在走进花园时她们迷路了,并声称突然觉得很诡异、受压迫且疲惫。接着她们看到一群穿着古老服装的人,模样看起来很高贵,她们甚至相信其中一人是玛莉‧安东尼。她们吓得不敢靠近,两人认为她们要嘛是撞鬼了,要嘛是穿越时空了。


6. 恩菲尔德驱魔事件



这个知名的驱魔事件也是改编成恐怖电影《招魂2》的原型事件。


7. Raynham Hall的棕衣女士



位于英国的Raynham Hall也是知名的闹鬼地点。据说在里面作祟的是一位女鬼Dorothy Walpole,她是英国第一任首相罗伯特·沃波尔的姐妹,坏脾气政客Charles Townshend的妻子。她因为天花死于1726年,在1835年一次圣诞节庆祝会时首次被看到。她穿着一件古老的棕色洋装,眼窝是空的。


8. Newby教堂的恶魔



这张传奇性的照片在1963年被Reverend K.F. Lord在一间南约克郡的教堂拍下。他说她拍下照片时并没有看见人影,是洗出后才看到的。有人怀疑那是位16世纪的僧侣,戴着遮痲疯病伤痕的面具,不过那个人影的身高约有9英尺 (274公分) 高。


9. 蒙特罗斯鬼魂



1913年,爱尔兰飞官Douglas Arthur的双翼机在飞过苏格兰蒙特罗斯空军基地时无预警坠毁,他也在事故中葬身。之后人们就开始在这个基地看到他的鬼魂,甚至会现身照片中。不知是不是巧合,1940年代二战时,一名飞行员也在空中看见一架神秘的双翼机。


10. 棕村路的恶魔



1988年一户姓Cranmer的人家买下了在宾州Brentwood的一栋房子,有点惊讶为何卖家对于可以搬出去会那么开心。在他们发现有一箱天主教的圣遗物被埋在前院后就更加震惊了。他们跟卖家说这件事的时候,卖家非常紧张地叫他们赶快放回去。之后他们就开始经历各种灵异现象,孩子会无预警地大哭和过度换气。


11. 附鬼箱



据说这个箱子被「附鬼」这种犹太教中的邪恶鬼魂寄生了。2004年Kevin Mannis将这个箱子放上ebay拍卖,而他自己则是从一名大屠杀幸存者的孙女手上买下箱子的。他在箱子中发现两束头发、章鱼形状的蜡烛及2便士。拿到箱子后他就开始做恶梦并疯狂落发。后来箱子的所有者也都经历一样的事。


12. Roland Doe驱魔事件



在1949年,13岁男孩罗兰‧多伊据传被附身,且历经多次驱魔。据说他跟身为灵能者的阿姨很亲近,而且曾因为她而接触过显灵板。因此在他的阿姨于1949年过世后,罗兰想用显灵板联络他的阿姨。之后他的家人就常目睹家具和宗教物品移位、东西飘浮起来,罗兰的身上也出现抓痕。这起知名的驱魔事件后来被改编成《驱魔人》。


13. 贝儿女巫



在1900年代,住在田纳西姓贝儿 (Bell) 的一家人被后人称为「贝儿女巫」的神祕存在骚扰。据说她会扯他们的头发、赏他们巴掌,甚至在他们女儿身上钉大头钉。最后贝儿女巫甚至开始讲话,还会跟这家人的访客互动。她可以讲出除了访客的家人之外没人会知道的事。


14. 安娜贝儿



这个知名的故事被翻拍成《招魂》。


15. 罗伯特




鬼娃回魂的电影大家都有被吓到过,但你知道鬼娃恰吉也有原型吗?据说鬼娃洽吉的原型是1906年时一个会巫毒的仆人送给Robert Otto的娃娃。Otto的爸妈会听见他跟娃娃讲话,这原本满可爱的氛围…直到娃娃开始回话。



同时欢迎各位,加老钟助手微信,邀你进入老钟建的交流群里,记得要备注是从人间姽话说来的噢~名额有限先到先得(助手微信:simlegirl88888





























































































































































































































































































































































有人说女人喜欢说谎;假如女人所捏攥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税,便很容易致富。这问题在什么叫做说谎。若是运用小小的机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获取精神上小小的胜利,因而牺牲一点点真理。这也可以算是说谎,那么,女人确实比较地富于说谎的天才。有具体的例证。你没有陪过女人买东西吗?尤其是买衣料,她从不干干脆脆在说要做什么衣,要买什么料,准备出多少钱。她必定要东挑西拣,翻天覆地,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不是嫌这批料子太薄就是怪那批料子花样太旧,这个不经洗,那个不经晒,这个缩头大,那个门面窄,批评的人家一文不值。其实,满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杀只时限价钱太贵而已!如果价钱便宜,其他的缺点全都不成问题,而且本来不要买的也要购储起来。一个女人若是因为炭贵而不生炭盆,她必定对人解释说:“冬天生炭盆最不卫生,到春天容易喉咙痛!”屋顶渗漏,塌下盆大的灰泥,在未修补之外,女人便会向人这样解释!“预备在这个地方安装电灯。”自己上街买菜的女人,常常只承认散步和呼吸新鲜空气是她上市的唯一理由。艳慕汽车的女人常常表示她最厌恶汽油的臭味。做在中排看戏的女人常常说前排的头等座位最不舒适。一个女人馈赠别人,必说:“实在买不到什么好的……,”其实这东西根本不是她买的,是别人送给她的。一个女人表示愿意陪你去街上走走,其实她顺便要没东西。总之,女人总是喜欢拐弯抹角的放一个小小的烟幕,无伤大雅,颇占体面。这也是艺术,王尔德不是说过“艺术既是说谎”么?这些例证还只是一些并无版权的谎话而已。 

女人善变,多少总有些哈姆雷特式,拿不定主意;问题大者如离婚结婚,问题小都如换衣换鞋,都往往在心中经过一读二读三读,确认之后再复议,复议之后再否决,女人决定一件事之后还能随时做一百八十的大转弯,作出那与决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无法追随。因为变的急速,所以容易给人以“脆弱”的印象。莎士比亚有一名句:“'脆弱’呀,你的名字叫做'女人’!”但着脆弱,并不永远使女人吃亏。越是柔韧的东西月不易摧折。女人不仅在决断上善变,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别针位置也常变,午前在领扣上,午后就许移到了头发上。三张沙发,能摆出若干阵式;几根头发能梳出无数花头。讲到服装,其变化之多,常达到荒谬的程度。外国女人的帽子,可是一根鸡毛,可以是半只铁锅,或是一个簸箕。中国女人的袍子,变化也就够多,领子高的时候可以使她像一只长颈鹿,袖子短的时候恨不得使两腋生风,至于纽扣盘花,滚边镶绣,则更加是变幻莫测。“上帝给她一张脸,她能另造一张出来。”“女人是谁做的”,是活水,不是止水。 

女人善哭。从一方面看,哭常是女人的武器,很少人能抵抗她这泪的洗礼。俗话说:“一哭二睡三上吊”,这一哭确实其势难当。但从另一方面看,哭也常是女人的“安全瓣”。女人的忍耐的力量是伟大的了,她为了男人,为了孩子,能忍受难堪的委屈。女人对自己的享受方面,总是属于“斯多亚派”的居多。男人不在家时,她能立刻变为素食主义者,火炉里能爬出老鼠,开电灯怕费电,再关上又怕费开关。平素即己极端刻苦,一旦精神上再受刺激,便忍无可忍,一腔悲怨天然的化做一把把的鼻涕眼泪,从“安全瓣”中泊泊而出,腾出空虚的心房,再求接受更多的委屈。女人很少破口骂人(骂街便成泼妇,其实甚少)很少挽袖挥拳,但泪腺就比较发达。善哭的也就常常善笑,迷迷的笑,吃吃的笑,格格的笑,哈哈的笑,笑是常驻在女人脸上的,这笑脸常常成为最有效的护照。女人最像小孩,她能为了一个滑稽的姿态而笑的前仰后合,肚皮痛,淌眼泪,以至于翻筋头!哀与乐都是常川有备,一触既发。 

女人的嘴,大概是用在说话的时候多。女孩子从小就往往口齿伶俐,就是学外国语也容易琅琅上口,不象嘴里含着一个大舌头。等到长大之后,三五成群,说长道短,声音脆,嗓门高,如蝉噪,如蛙鸣,真当得好几部鼓吹!等到年事再长,万一堕入“长舌”型,则东家长,西家短,飞短流长,搬弄多少是非,惹出无数口舌:万一堕入“喷壶嘴”型,则琐碎繁杂,絮聒唠叨,一件事要说多少回,一句话要说多少遍,如喷壶下注,万流齐发,当者披靡,不可向迩!一个人给他妻子买一件皮大衣,朋友问他:“你是为使她舒适吗?”那人回答说:“不是,为使她少说些话!” 

女人胆小,看见一只老鼠而当场昏厥,在外国不算是奇闻,中国女人胆小不致如此,但是一声霹雷使得她拉紧两个老妈子的手而仍战栗不止,倒是确有其事。这并不是做作,并不是故意在男人面前作态,使他有机会挺起胸脯说:“不要怕,哟我在!”她是真怕。在黑暗中或荒僻处,没有人,她怕;万一有人,她更怕!屠牛宰羊,固然不是女人的事,杀鸡宰鱼,也不是不费手脚。胆小的缘故,大概主要的是体力不济。女人的体温似乎较低一些,有许多女人怕发胖而食无求饱,营养不足,再加上怕臃肿而衣裳单薄,到冬天瑟瑟打战,袜薄无蝉翼,把小腿冻得作“浆米藕”色,两只脚放在被里一夜也暖不过来,双手捧热水袋,从八月捧起,捧到明年五月,还不忍释手。抵抗饥寒之不暇,焉能望其胆大。 

女人的聪明,有许多不可及处,一根棉线,一下子就能穿入针孔,然后一下子就能在线的尽头打上一个结子,然后扯直了线在牙齿上砰砰两声,针尖在头发上擦抹两下,便能开始解决许多在人生中并不算小的苦恼,例如缝上衬衣的扣子,补上袜子的破洞之类。至于根蔑棍,一上一下的编出多少样事物,更是令人叫绝。有学问的女人,创辟“沙龙”,对任何问题能继续谈论半小时以上,不仅不令人入睡,而且令人疑心她是内行。 


MORE  |  更多精彩内容


▷ 奇怪的医院,竟用人体......
▷ 输入法到底害死了多少人!(笑到喘不上来气)
▷ 中国孩子为什么没办法和父母讲道理?| 初中女孩天台告白看哭百万人
“人质已被击毙,快放弃抵抗!” 看看这彪悍的战斗民族!
泰国不禁枪不禁色,偏偏禁了三样国内很常见的东西,你知道是啥吗?
妈,你就不能多挣点钱吗!母亲听后熬夜给孩子写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