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腹网笑话合集社区

短视频社交战争:微信、微博、抖音、快手,鹿死谁手?

政经参考资料2020-05-21 14:25:22


腾讯帝国正在面临一场空前危机


正好是在一年前,在我写的《腾讯3.5亿美金投资快手,折射帝国巨大隐忧》这篇文章里面指出,当对面的Facebook全力以赴短视频社交时,腾讯却在短视频社交领域屡屡折戟,全面失守,其不但没有继续尝试,反而以投资的方式企图完成战略拼图,这种对待短视频的态度,实在过于草率。


而短视频社交又代表的是年轻人的未来,所以腾讯将在接下来一阶段将面临巨大的社交隐患威胁。不过由于彼时的腾讯的微信与《王者荣耀》如日中天,并没有人关心腾讯的这一短板。


旦一年后,这场危机果然到来。


短视频社交,终于揭开了腾讯的短板


此前一阶段,腾讯刚刚公布了自己2017年Q4财报,数据显示其增速也终于放缓。而各界评论也一致指出,当前的腾讯尽管通过投资以及各种拆分独立上市战略,将自身流量价值发挥到了最大,今年拼多多借势微信的崛起令人激动,但是作为腾讯的核心,社交产品,其却显示出了竞争上的高度懈怠。


甚至有人开始将腾讯对比为当年的如日中天的百度。


而抖音可能是一款让无数人都觉得“看走眼”了的产品。


早在2015年开始,坊间就不断有人高呼“短视频的风口即将到来”,然而,从秒拍、美拍、小咖秀再到各种直播APP,无数人经历了无数尝试,却鲜有人真正把这个“风口”坐实。


这当中,“快手”的突围,已经让很多人意外。


然而更让人意外的是,另一款突围成功并快速走红的产品,居然来自于此前从未染指过短视频的头条团队。


2016年底,抖音上线,历经半年蛰伏后,开始放量增长,此后,通过不断对运营端加持砝码,赞助热门综艺节目,包括《中国有嘻哈》《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等,在短短的半年内,抖音用户量增长了10倍以上。


而从2017年12月至今,抖音更是长期高居iOS排行榜前两名,摄影与录像细分类目第一名,并在春节期间迎来了另一波爆发式的增长。


从Questmobile的数据来看,上线一年半后,抖音的月活用户,已经过亿,直追领头的快手,趋势之迅猛令人咋舌。



如果将快手、抖音、西瓜视频、火山的最高日活相加,也已经差不多达到2.5亿,而QQ不过是5亿日活,已经达到一半。


关键是前者在迅速增长,而后者已进入下滑阶段。


这也反过来解释了,QQ在2017年第4季度的同期下滑高达9.8%的日活,原因正是来自于短视频的冲击,如果腾讯再不努力,2018年底,QQ日活被这些前者的日活总和超过,也不无可能。


重新审视腾讯的社交基因弱势


为何腾讯能够垄断国内的熟人社交,但是在短视频社交上却毫无建树?例如腾讯的微视失败(现在已重启 ),微信的小视频失败。


这件事我认为需要从腾讯的社交基因再思考。


表面上,微信是超越QQ的新物种,取代了熟人社交的霸主地位,但实际上,微信的社交逻辑依然在腾讯的社交安全区,即熟人关系的封闭式社交,其并没有尝试过真正的开放式社交。


我认为最大的一个遗憾,可能是腾讯从来没有与Facebook来过一场硬碰硬的战争,导致腾讯无从理解“熟人+开放”社交的逻辑优势,没有对手将腾讯置之死地,其也不会迎来真正的重生。


“熟人+开放”的好处,意味着产品可以围绕社交,进行更大尺度的探索以及伸缩,诸如Facebook利用开放的特性覆盖Snap的功能,推出“快拍”,最后成功碾压Snap。


换句话说,只要Facebook活着,有任何社交对手出现,其都可以无情覆盖碾压,保持一定的活力,而对于腾讯的微信和QQ则很难做到,因此只能不停的开辟新产品线。


说回短视频,由于短视频社交必须是开放式的广场社交,而腾讯显然并没有这种基因。


短视频社交崛起,本质上是科技平权带来的文化变迁


微信不可能抓住短视频社交的机会,唯一的希望是QQ,而众所周知的是QQ原本是围绕年轻用户进行战略布局,但最终却做成了围绕对抗微信进行战略布局,越走越偏,加入了各种支付、电商等等各种累赘功能,越来越像微信,也越来越远离年轻人。


说一个直观的画面。


作为一个荷尔蒙爆棚的年轻用户,第一次打开QQ和微信这两款产品,其很难感觉到自己潜藏的荷尔蒙被激活,同时他也无法在其中释放自己的荷尔蒙,这里只有表情图和文字交流,是令人感到压抑的二维空间。


这就是当前腾讯最大的症结所在。


对于腾讯来说,其真正没有捕捉到的,是科技平权后,正在悄悄发生的文化变迁。


而这种文化变迁,也可以看作是个人主义的崛起,任何有表演欲望的个人都在逐渐成为泛娱乐内容的生产者,而唯有开放式社交、短视频的形式才能够将他们的内容传播到最大,实现更大的收益。


这与短视频无关,只与人性有关。


腾讯并没有给科技平权后的大众一个释放的出口,而抖音、快手、火山小视频则在完成这一过程。


再说一个趋势,当短视频用户大到一定程度时,其所取代的就是用户的QQ空间,而届时QQ对用户的价值就只剩下一个脆弱的通讯录,而目前QQ对一部分用户的价值已经如此。


一旦这些短视频平台最后连通讯录都打通,那么对于QQ来说是更加危险的事情。


如果腾讯失去了年轻用户,这场危机将是空前的。


抖音抢占意见领袖


“抖音”最新放出的另一个大招,是“做电商”。


2018年3月26日晚间,有人发现抖音开始批量出现关联淘宝的卖货链接——多个百万级以上的抖音号中,出现了购物车按钮,点击后便出现商品推荐信息,该信息直接链接到淘宝,可以完成跳转和购买,体验较为顺畅。


来源:抖音截图


某种意义上,抖音接入“电商”,可能是将腾讯与头条之争推向一个全新战略级高度的最后一块砝码。


我们也许需要先回答这样一个问题:BAT、TMD这一级的互联网公司,其安身立命之本是什么?


答案是:他们都需要牢牢占据住互联网世界中的某一个甚至是几个核心用户入口,并拥有几种足够强大的变现路径和变现手段。


占据了入口,可以有源源不断的流量。有了变现路径和变现手段,可以带来滔滔不绝的收入。


在抖音崛起之前,腾讯与头条之争,更多是“入口”之争以及“优质内容”之争——腾讯的入口是微信,头条的入口则是机器推荐算法,腾讯基于微信公号扶持各种大V和IP打造内容生态,头条则多管齐下,分别通过补贴、打造独立视频、问答APP等方式来打造自己的内容生态。


这一时期的腾讯与头条,虽然看似有竞争,但实则头条处于极为弱势的阶段。我们不妨可以对比一下:


1. 腾讯的“通讯”+“关系链”是一个远比头条的“资讯消费”要更加稳固、高频、体量也更大的入口,天然拥有更大的流量;


2. 腾讯的内容生态呈现出一片活力——依靠着上百万个微信公众号,微信生态下每天都有近百万条内容产生,其中更不乏大量优质内容,也依靠着微信公号扶持起来了无数网红与大V,在“内容生产者”与“内容消费者”之间成功构建起了一套共生共荣的关系。


而反观头条方面则较为弱势,“发在头条的内容营销价值弱,无法向下游形成转化”则几乎成了业内通识,业内依赖于头条挣到些小钱的内容生产者有,但真正能够依赖头条获得巨大影响力和真正崛起的内容生产者,几乎没有。所谓头条的“内容生态”,可能只是名义上的,其实质更接近于头条通过花钱购买了部分内容,来服务好自己的用户,更多占据用户时间。


3. 腾讯拥有更加多样的商业产品和商业变现路径,拥有包括游戏、广告、增值服务等一系列非常成熟的商业产品线,就更不用说微信公号对于个人和机构的强大营销价值和变现能力。而头条,除了“信息流广告”以外,几乎不存在其他强有力的商业产品。


或许可以再这样理解一下:我们可以把互联网世界中的“入口”分为“一级入口”和“二级入口”。


其中,一级入口是用户进入互联网环境获取更多信息和服务的第一载体,典型如搜索、门户、应用商店、杀毒软件、关系链或算法主导的个性化内容推荐,皆可视为“一级入口”。


而所谓的二级入口,则是用户可以在互联网环境中通过某个信息载体(往往是某种内容),自然跳转到另一项产品或服务中,比如说,用户通过知乎的某个回答跳转到了淘宝店铺,通过豆瓣上的某个书评去了亚马逊,通过一个学习类微信大号的文章去买了很多课,等等。


以这个逻辑来看,腾讯生态下,其实拥有一个极为强大的一级入口,以及依赖着微信公号这样的东西,拥有了无数“二级入口”和多样化的商业产品+变现手段。


而头条的状态是:拥有一个还算不错、但弱于腾讯的一级入口,不具备什么太强的二级入口,商业产品和变现手段也较为单一。


这样的逻辑下,头条注定很难在微信面前占得先机,也难怪腾讯始终一副爱答不理的姿态。


而抖音的崛起,可能第一次让头条看到了自己将会拥有一个强大的“二级入口”的机会,也第一次把腾讯与头条之争,上升到了“变现路径和变现手段之争”和“生态之争”。


举个极端例子,假如像咪蒙等这样的大号、机构发现原来在抖音是可以通过短视频卖货卖课变现的,且有可能比苦逼哈哈写文章来得更容易,从而纷纷调转桥头,开始轻视微信公号,在抖音投入更大精力,甚至是把微信公号的粉丝批量导向抖音的话,这会对微信覆盖下的内容生态带来多少冲击?


就更不用说,对于在互联网世界中成功开拓了无数疆土的腾讯来说,“电商”始终是一块未能啃下的硬骨头,且恰恰是在现金流最为充沛的电商领域,诞生了迄今为止腾讯的最大对手——阿里。


此消彼长之下,腾讯的紧张与重视,就更容易理解。


腾讯已错过窗口时间,

QQ的改版可能是唯一希望


4月9日下午,一张截图开始流传在各种微信群及朋友圈——腾讯微视开始通过大量补贴,批量引入优质短视频内容原创者。


来源:腾讯微视补贴通知截图


至此,腾讯微视VS抖音的战局正式拉开。其背后,则映射着更为宏大的头条与腾讯之争,除了抖音与微视之外,也必然牵扯到头条、微信等超级APP的一系列战线与战局。


如果不出意外,这必将是2018年的互联网业内最值得关注的大战之一,其量级必不次于美团与滴滴之战、腾讯与阿里之战。


腾讯为了对抗头条系,甚至调整了OMG部门来全力以赴,但现在头条系的发展反而越来越好,正如同那句格言,杀不死的反而是其更强大。


墨菲定律,最坏的事情往往可能成为现实。


如果我们把腾讯的社交发展方向往最糟糕的情况进行推演,那么对于腾讯来说,最差的情况则是短视频社交平台们全面取代QQ,腾讯应当考虑的不是竞争,而是应当上升到保命QQ的高度。


这点,可以回过头来百度和Facebook的危机意识。


首先是百度,众所周知头条的信息流推荐已经对其广告收入造成了严重的侵蚀,今日头条在2016年达到了恐怖的100亿的收入。


很明显,彼时的百度也已经错过了信息流的窗口时间,而在2016年,百度直接放弃了开辟新产品进行竞争的思路,直接在其搜索栏下面加入信息流,破釜沉舟之后,百度最终实现了再次增长,虽然势头依然不及头条,但至少可以向投资人给出财报,并安心专注于新兴AI业务。


再看Facebook,其也很明显的看到,如果再不制止Snapchat这种让年轻人荷尔蒙爆发的产品,自己将会面临严重的危机,而扎克伯格的危机意识向来敏锐且准确,Ins、Whats App现在回过头来看都是漂亮的收购。


错过时间窗口的Facebook为了打压Snap,最终也直接放弃了推出新产品的念头,一次性拿了出全部的产品线(Facebook、Ins、Whats App) 开刀,不惜一切代价的改版,加入“阅后即焚”的短视频功能,最终才保住了地位,成功把Snap的市值压制在200亿美元之内,让其不得翻身。


百度与Facebook虽然错过了窗口时间,但都勇于拿出核心产品来动真刀,最终暂时扳回一局,而腾讯调整的MSG部门对抗头条,更像是防御而不是进攻,对其核心社交产品依然有着保守或者说高枕无忧的态度。


但腾讯当前的真实处境是,其也已经彻底错过短视频社交爆发的窗口时间,QQ大幅下降的日活,已经证明这场危机已迫在眉睫,通过建立短视频社交新产品再用微信、QQ导流的做法,可能不会太奏效,更何况能够导流的QQ出现了恐怖下滑。


抖音们正在将腾讯赖以生存的社交核心逼上绝路,QQ的改版,建立“熟人+开放”的短视频社交平台,当前来看是唯一可以拯救其社交霸主地位的策略,也是当务之急。


但这一切,有赖于腾讯已经松懈的危机意识能否重新回归。


以及更重要的是,能否将核心产品进行“熟人+开放”的基因转型?这对腾讯来说也是相当陌生的领域。


一年后,我们再看分晓。


文综合自首席发言者、黄有璨



在狙击快手的道路上,抖音先把微博灭了


3月10日晚上,多名抖音用户反映:抖音的链接转发至微博后,不会出现在个人主页和信息流,仅自己可见。


而抖音早期正是从微博获得了流量。


2017年3月,“抖音”这个名字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靠的是相声演员岳云鹏在个人微博上的曝光。随后的几个月,抖音联合鹿晗等明星进行推广,把他们在抖音上上传的视频发在微博上,也获得不错的播放量。


另一个流行的短视频工具——快手的第一批种子用户也来自微博,早期的快手还得到过微博的刻意扶植。直到两三年后,微博才意识到快手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这一次,微博用更短的时间意识到,不能再给抖音导量了。


因为在抖音迅猛狙击快手的过程中,已经一不小心先把微博打趴下了。


去抖音淘金


美食博主“爱美私房菜”一个月前入驻了抖音,发布了60多条制作美食的视频,在抖音上收获了52万粉丝,有一些广告投放主动找上来。


她专职做美食短视频两年多,内容发在所有的视频平台上。在抖音出现之前,美拍是她主要的阵地,账号两年积累了80万粉丝。在她看来,最难做的是微博:“微博的机制不一样,不投钱就不给流量,好多号都是砸钱砸出来的,个人砸不起。”


模特郭芯榕玩抖音四五个月了,收获了48万粉丝。她没有经纪公司,全凭自己摸索,慢慢发现只有精心制作的视频才能在抖音上获得更大传播。拍视频需要找好光、角度和背景,一个15秒视频有时需要拍一个多小时,拍个十几二十遍。

其中一个视频获得了上千万的播放量,一天涨了10万粉丝。一些护肤品品牌找到她投放抖音广告,她还发现,在抖音小有名气之后,自己在微博上的粉丝从2万涨到了7万。


更有发言权的是“畅所欲言MCN”的创始人刘畅。其公司从2011年开始做3~5分钟短视频,后来以微博、秒拍和美拍为主要阵地。2017年底,他准备延续短视频的形式推广公司签约的舞蹈艺人,却发现环境已经变了。


“短视频平台增长已经停滞,新账号很难增粉。微博发展不背靠资本,很难做成大号。但抖音自发增长很强。”


“畅所欲言”旗下5位95后成员组成“不齐舞团”,在2018年1月入驻了抖音,注册了“不齐舞团”组合账号和每位成员各自的账号,其中“不齐舞团”和队长Cain的粉丝均已达到133万。


抖音官方帮“不齐舞团”接到了一款方便面的广告,还在开屏给了曝光——抖音希望能和“不齐舞团”签下独家合作,承诺保底收入,并在在流量曝光和广告上给一些资源倾斜。

目前,抖音已经与大量网红签了独家合作,它的角色更像是MCN(multiple-channel network,多渠道网络,即用多种渠道和平台生产内容的公司和个人)。草根达人——尤其是在校学生很愿意和抖音签独家合作,他们的资源有限,但和抖音签约之后,每个月至少能获得10万元左右的收益。


“抖音是个很好的展示平台,新人很容易在抖音把名气打起来。”


扶持达人


作为今日头条内部孵化的产品,抖音上线于2016年9月。


仅推出市场半年,用户量突破1亿,日播放视频超10亿。


极光大数据的监测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2月份最后一周,抖音短视频的市场渗透率达到14.34%。



这意味着市面上每100台活跃终端中,就有超过14台安装有抖音短视频应用。


来自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2月15日至3月7日,抖音已持续霸占中国AppStore单日下载量榜首共16天, 仅次于手游《王者荣耀》去年七月初创造的18天最好成绩。



极光大数据还显示,抖音的7天留存率半年均值为73.88%,证明超七成用户在尝鲜期过后仍愿意在设备上保留应用。



业内不乏有“抖音在消灭快手的路上差不多把微博杀死了”的声音。


这一方面得益于张一鸣“要么不干,要么就一竿子干到底”的金元攻势,另一方面要得益于头条这家公司拥有可能是中国最顶级的,至少在我见过的公司中排在Top3的增长团队(比如尬舞机、百万英雄、抖音红包,抖音总是能搞出高效的玩法来激活社交传播,关于这个事儿,有机会再开个坑专门讲吧)。


花钱买增长也不是所有人都接得住,比如之前搞HQ模式的,除了头条系百万英雄搞内嵌玩法,其他搞单独App的貌似都有点凉了。这里面存在着产品上的巨大的差异,漏斗末端的承接能力完全不一样。


你不能指望一个以增长模型为主的功能单凭这个功能就实现平台化。当然这里面也存在政策风险导致的干预,但是复合型的产品策略也很好的规避了这种政策风险,同样是花式增长方式驱动,头条给抖音花钱花的总是更有效果些。


同期,抖音也通过扶植网红的方式向外界证明平台的增长能力:7月,“老王欧巴”粉丝突破100万;8月底,“老王欧巴”粉丝突破200万。10月,费启鸣一条“你是否愿意让我做你男朋友”的视频走红,收获了245.5万赞,15.5万评论,费启鸣的影响力已堪比明星。


抖音的影响力被行业认可。2017年10月开始,大量视频创作者和公司入驻抖音,有一部分是抖音邀请,还有大量是自发入驻。


内容的丰富性带来更高的下载量,抖音用户的高速增长以及内容发布机制,给有能力制作精致内容的账号更好的曝光量,好的曝光量又吸引更多达人入驻。


很多抖音用户患上了“抖音中毒症”,一旦拿起手机看抖音,一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


事实上,微博也注意到了抖音的崛起。


2017年9月,微博上线微“博故事”——最近几个月,微博不断优化微博故事,支持添加音乐、创意拍摄、分享到信息流,微博故事和来自秒拍的视频,在微博的平台上有了并列的入口。


但是,大量的草根达人依然得不到微博的流量。


微博为什么不行


早期的抖音被认为和秒拍的兄弟产品——小咖秀很像,也有业内人士担心抖音也会像小咖秀一样昙花一现。实际情况却是:抖音在过去的一年保持快速增长,2018年春节前后,抖音的活跃度再创新高。

小咖秀在完成依靠明星带动流量增长之后,没能在内容的丰富性上做得更好,用户玩一段时间就审美疲劳了。而抖音依靠更合理的内容发布机制,吸引了大量草根达人,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微博,这些人是抖音的中坚力量,为平台提供了丰富和多元的内容,这些内容吸引大量在手机上寻求娱乐、消磨时间的用户。


这些草根达人也是微博想要开发的。微博在2015年之后的“二次崛起”,一方面得益于用户下沉到三四线城市以下,另一方面是重塑信息流,让更多优质内容得到曝光,也让用户的关注点不再聚焦喜欢发表社会评论的少数“大V”。


一些评论把微博的调整称作“去中心化”,但实际的情况是“多中心化”——微博变成了娱乐内容为主,还有搞笑、动漫、房产、汽车、旅游等几十个垂直领域的内容。


但微博依然是中心化的。娱乐新闻、明星八卦在微博上占主导,这些内容又集中在明星身上,在一轮接一轮的明星绯闻和出轨八卦中,微博不断创造流量新高。即使是在垂直领域,微博的流量也集中在少数账号,而不是让众多达人分享流量。


长期研究社区类产品的社交网络从业者潘乱认为:微博突出转发有利于制造头部效应,对迅速打造意见领袖圈子非常高效。但它的弱点是提供的内容有限,用户也不容易拓展新的内容。除了明星八卦去微博看之外,不知道还能看什么,平时不怎么想得起来上微博。


抖音解决了“没内容可看”的问题。


抖音采用算法推荐+人工精选的推荐机制。据了解抖音的一位人士透露:机器学习用户的兴趣之后,会按一定频率推送相似的视频,但不会过多推送某一类视频引发用户审美疲劳。抖音还会人工精选一些优质内容,推送给粉丝,以及对相关标签感兴趣的用户。


更重要的是运营。抖音达人发布创意视频之后,抖音还会通过运营引导普通用户模仿。在某一类创意视频火爆的时候,机器也会对这类视频做更多推荐,吸引普通用户参与。


同时,抖音官方和用户都可以发布话题挑战,引导用户在同一个话题下进行创作。机器会向用户推荐其感兴趣的话题。


模特郭芯榕告诉小编:在抖音参与话题挑战非常有助于视频传播。她参加一个“撩头发”的话题挑战,收获了4万多个赞和上千条评论。


抖音在微博眼皮底下成长起来,抢走了微博的内容创作者以及用户,微博怎么能不紧张。


而微博的类抖音功能——微博故事和抖音相比,还是太弱了。微博故事的展示页中,仅能展示100个短视频,下拉更新,经常出现无新内容可更的情况。而且,目前微博故事主要还是来自明星。


为什么微博那么快就趴下了


抖音的成功有很多因素,颜值高、逼格高、早期内容好。


但是从内容生产者的角度来说,抖音的每一个优点都是缺点,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抖音博主,你要有漂亮的脸、买得起大量的化妆品、要有能上得了镜的车来发“嘀,嘀嘀”。


而最关键的是你不止要有钱,还要有闲。


这注定了就连抖音的典型用户——都市里那些自诩中产的白领丽人——都无法成为抖音的典型生产者。


keso 老师在前两天的文章《从快手 CEO 宿华的道歉信说起》就提到,比起抖音明星代言、强运营支撑出来的美好,快手更加真实。


快手上的好与坏、善与恶、奇葩与低俗更像是现实世界的一面镜子,不像造假出来的 BBC 顶级记录片,更像是 CCTV-7 反映实际问题的农业频道。


大文学家托尔斯泰老先生曾经曰过:“幸福的家庭总是千篇一律,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不只是家庭,其实生活也同样是如此。抖音将 Slogan 改成“记录美好生活”是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从字面上说美好生活实际上是一种人生的最优解,因为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历史阶段、同一群人中,永远只有同一种美好。就像美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产阶级想往的盖茨比,战后日本的寅次郎。


但这恰恰与现阶段你球科技发展水平相匹配——也就是说,只有收窄生产端的内容品类才能让推荐算法真的精准起来。


如果说,快手的推荐算法像是今日头条很少人工干预,那么抖音的推荐算法就更像腾讯新闻客户端。算法在这里是一种辅助运营的手段。



社交网络从业者潘乱把快手呈现的内容定义为“what are you doing?”,把抖音定义为“what are you playing?”。快手的产品价值时平等,在意发掘更多的用户。抖音是效率,注重用户消费好内容的效率。“按照审美来分,抖音可能是开心麻花,快手是东北艺术团。”


喜欢这两类产品的完全是不同的人。快手毫无修饰的视频内容发在抖音上必然得不到推荐,快手对希望红、希望赚钱的小哥哥小姐姐们未必是好选择。


专注于网红经纪的“宇宙网红中心”网红事业部总监杨涛告诉小编:目前电商和互联网品牌更愿意做短视频广告投放。这些客户更愿意投放抖音,因为抖音更偏年轻、城市的用户,消费意愿更高。这些品牌很少投放快手。


提起快手,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对它有好印象。毕竟本公众号能辐射到的受众,大多属于鄙视快手的那一类。


按照快手官方公布的数据,快手每天的视频上传量是 1000 万条,一年有 3.6 亿条视频被发布出来。按照平均时长的 57 秒计算,一年就生产出 3.42 亿分钟的视频内容。


单一个快手,每年创造的视频时长是中国 2016 年电视剧产出总时长的 2850 倍。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根本不可能不好看的概念——

只要把足够多的猴子放在打字机前,总有一只能随机敲出《莎士比亚全集》。就当快手 7 亿用户全是猴子,一年也应该能产生出不少好看的作品。


而每当我和快手的公关吐槽快手不好看的时候,他都说:“你想看什么,我一定能在快手上给你找到。”


是的,他每次就真的都能找到我想看的内容,而这些是我平时自己刷绝对刷不到的。


由此可见,并不是内容生产者,而是推荐算法限制了快手“好看”起来。


不过从数据上看,过去一年抖音的增长并未给快手带来威胁——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2017年到2018年春节,快手的日均活跃用户在4000万的基础上增加了7000多万,抖音则是从0增加到6000万。今日头条旗下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和抖音的日均活跃用户加起来,才能和快手相当。


另一个被忽视的是快手的本地化运营——快手已经相当于四五线城市用户的朋友圈。


四五线城市的很多用户不擅长文字表达,他们的朋友圈几乎全是转发,没有记录个人生活的原创,没有社交价值。在用户下沉之后,微博采用的方法是强化转发,转发内容能占到用户发帖量的80%左右。但短视频让这些用户找到了低门槛记录生活的方式。


而且,与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不同,四五线城市是熟人社会,快手的同城频道很容易发现熟人。春节期间,我在家乡(北方一个县城)发现亲戚朋友玩快手的两个有意思的现象:


——有同学在快手上直播唱歌,被人转发到微信同学群,群友们都去快手围观、刷评论。

——家里一个亲戚发现另一个亲戚在快手上传了跳舞的视频,这成为了春节家人聚餐的话题。


但这些事不可能发生在微博上。尽管微博也强调社交关系链,但微博上很难有熟人之间相互关注的小圈子。


快手是“what are you doing”,抖音是“what are you playing”,但微博是“What’s happening?”——追求的是消息的即时性。因此,很多用户把微博当成新闻客户端用。但新闻客户端并不具备微信那样的“必须用”的理由。无论是大V还是普通用户,说不用也就不用了,没什么损失。


而且,抖音的兄弟产品——今日头条就直击了微博老巢。此前上线的“微头条”,允许用户发布短头条(一段话)、图片和视频,瞄准的就是微博。周冬雨、陈赫、刘强东等明星名人也开始入驻头条。


接二连三的娱乐事件给微博带来的流量也不够稳固——压力来自于监管层面。去年开始,国家网信办等六部委联合整治炒作明星绯闻隐私和娱乐八卦,卓伟等大号被要求永久关闭。今年,微博热搜又遭遇整改,娱乐八卦的内容明显收敛了。


微博和今日头条竞争的另一条赛道是短视频,这是内容消费不可阻挡的潮流。


微博在2013年就投资了秒拍引入秒拍的短视频内容。但秒拍在短视频领域“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极光大数据显示,秒拍的日均活跃用户和今日头条旗下三款短视频产品的日均活跃用户,已经不在一个数量级。而且,被短视频创作者诟病的是:秒拍播放量注水严重。

在逐渐火起来的用户创造内容领域,秒拍也毫无建树,微博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新浪和微博曾是今日头条早期的投资者,如今两家公司的关系却越发微妙。意识到两家是竞争关系后,2017年4月,新浪和微博清空了今日头条的股份。


2017年8月,今日头条内测的“微博内容源”功能,帮助用户将微博等平台发布的内容自动抓取发表到 “微头条”上。这迎来了微博方面的强烈反应,封了第三方接口。此次纷争之后,微博封杀了今日头条的微博账号。


现在,微博也封杀了抖音。


但抖音杀死微博这件事,已经差不多干完了。接下来的对手,人们都说是快手。


这仅仅是开始,更大的战争将会在短视频领域爆发。


来源:PingWest品玩


友情链接